心路歷程 - 桑蒙

    本書前部中篇小說,「佛法眾生願」,是屬於報導性的文字,以現實的環境,反應出佛法的涵蘊;以身邊的人物,道出眾生的意境;以出世的方法,表現菩薩的悲願。後部道說桑蒙的心路歷程,是行修於道的學佛行者極珍貴的一部修行指南。

  • 定價:$250 售價:$225元
  • 加入購物車 立即結帳

■精采內文試閱


生命的最初是什麼?
生命的過程為何苦多於樂?
生命的結束是銷滅了麼? 還有:
宇宙萬物的種種--
我的意念一直是迷惑的!
我想瞭解!


這是一個漫長的思考時期,自從我接觸了第一位佛教的法師之後,聆聽他那見多識廣的談吐,無論是人生、文學、科學、哲學、醫學、營養學、心理學,以至中國的書法、武術等都是那麼樣的有深度;當然,最主要的還是佛教中的佛法,無論是學理與修行,他所表現的似乎已經不是常人所能辦得到的了!
 

如果說我現在所考慮的是一種衝動的思緒,那麼,使我連想到一個餓了的人,他不要說是看到了食物,即使是聽到了;任何人也會想到那種衝動的情形,必然的,沒有人會批評他是錯了的!此刻的我,正是不折不扣有著相同的情勢。雖然,我把思考的內容,歸納到了結論的階段,婉轉地告訴父母,他們給予的答覆是完全的否定;但是,說什麼也無法抑制我的衝動!


終於,我決定了,丟棄一切的理想和希望,包括可以穩拿的碩士和博士學位;決定跟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法師出家!


寒流沒有阻止住我的行程,我提著簡單的行囊,踏上了通往彰化縣濁水溪旁邊,靠近西海岸的那個小鄉鎮--大城;法師說是個默默無名,甚至提到它都會令人感到陌生的小鄉鎮。好在佛印月刊上披露有它的交通路線,並不會難倒我這個從不單獨出門的女孩!

在車上,意念中湧現出很多問題,想到過去書上所記載的一些投師出家的故事;心理在想,我應該第一句話說什麼?如何提出我的要求?萬一法師不答應我該怎麼辦?

想歸想,車子可並沒有停著,仍然循序下客上客;像人的呼吸一樣,一會兒進,一會兒出。就這樣,行駛了大約一個半鐘頭,終於到達了二林站,然後轉往大城;約莫二十分鐘便抵達了終點,再步行六七分鐘,遠遠的望見那一片特殊的建築,如果說它是寺院,倒有些像別墅,沒有一點古色古香的宮殿風格。尖尖的屋脊,有似泰國的廟宇,卻沒有圓形的屋頂;門口裝飾了一對白色大獅子,兩邊排列著挺立的古柏,前面有一大片花園,園中央彫塑了一尊白色的彌勒菩薩像,像前是一個圓形的貯水池;花園裡有椰樹、鐵樹、榕樹、松柏、觀音竹,以及一些不太常見的花卉等,其中最突特的是一株南洋松,圓圓的像個大地球儀,也像一個綠色的絨球,特別引人注目。在寺院的前門與花園之間,設有一道白色花磚堆砌的欄杆;欄杆傍,兩個圓形的水泥池,種植了成欉的馬來椰子盆景,兩邊牆腳是兩株粗壯的鐵樹;三扇雙幅的紅漆大門,與鐵灰色的門牆,正中襯托一隻咖啡色的大香爐,才真正表現出佛教寺院的氣氛。

當我到達這座題名為「古嚴禪寺」的門前,大門與邊門都緊閉著;可能是東北季風太大的原故,我連敲帶喊的叫了好幾聲,不見裡面有一點動靜。我想:
「真是不得其門而入嗎?既然有門,我當得入才對!」
於是,我開始找尋叫門之法,在門的上下左右察看了一番,居然無跡可尋;只好走向大門,希望獲得機關,可是,仍然叫我洩氣,剩下的便只有另一邊門了。

嘿嘿!的確不同常情,門鈴竟然會安裝在較為偏遠的右邊門上,卻不是像一般的情形,是安裝在就近的左邊門上;難不成寺主為此也具有深意?我伸手掀了兩下門鈴,不一會,裡面有了反應;一位身著深藍僧服,頭上戴著褐色帽圍的年輕比丘尼來到了門前。

可能她見我同樣是一位女性吧!見她毫不猶豫地拉開了那扇必須俯首才能進入的小門,示意要我「小心碰著了」低頭而入。門是進了,確有人到簷前下,怎敢不低頭的感受;想想一向眼高於頂的我,真的是到了簷前下了嗎?如果說不是的話,確有違心之嫌!如果說是的話,那麼,已往最為「傲」氣的我,真的無形中為那「崇高的理想」消滅了嗎?不由得暗暗底朝自己的心靈,發出近乎無可奈何的嘲笑;腳步隨著年輕的比丘尼,轉進了一間有床、有櫃、有桌椅的房間。

「先把東西放好,隨我去洗把臉,然後去見老和尚!」比丘尼的語氣很和藹。
「我很緊張哩!」忍不住說出來心底的話:
「這是難免的,當我第一次來這裡也是如此!」
「來多久了?」
「五年多!」
「一定學到了很多!」
「很慚愧,業障太重,什麼都不會!」
「業障太重?什麼叫做業障?」
「無始以來,生生世世,所作所為。」
「無始又是什麼?」
「無法憑藉我們的智慧所能知道的那個開始!」
「妳知道的我不懂,卻說業障太重,那我不是更可憐嗎?」
「妳不同!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因為大學畢業了,理解力與智商都高,修學起來方便!」
「妳怎麼知道?」
「老和尚說的!還非常誇讚妳哩!」
「老和尚說些什麼?」
「說了很多!以後再慢慢地告訴妳吧!走,洗臉去。」
比丘尼說完,也未等候我的回答,就領先出了房門;我只好跟在她的身後,一步一趨的走向洗手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