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一日襌修

百年一日襌修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文/阿湯哥

    

何謂襌?襌又是什麼?何謂修?修什麼?今天(12月4日)在千佛山本願寺的殿堂裡,參與每年一次的襌修,體認佛法殊勝的課程,其內涵的義理,豐碩非常,所有的學員,獲益良多,不虛此行。

在第一階段的課程,先由智願法師授業「襌的智慧」,襌是什麼?襌機襌理又是什麼?襌又不立文字;依老襌師(上白下雲襌師)所授與的,就是要知道,懂得怎樣去「靜慮」,要如何靜?要如何慮?而要去探討一連串的為什麼?由自己的智慧去理解它,當你的眼睛所見到的,耳朵所聽到的,要用『心』去探討、研究、分析、一貫性的磨練,再探討、再研究、分析;不可停止間斷,須要懂得方法,一直重覆靜慮,從累積的智慧中,突破『實相無相』,懂得這裡的為什麼?襌是沒有答案的習題,自己要從不計較、不執著中,找尋自己所要的靜慮,分辨出什麼?以不傷害別人和自己為原則。因為有些人是帶業而來的,有些人是乘願再來的;就以不殺生為喻而談,如有殺生的機會或時機,須殺生的話,要怎樣處理它,那就須用自己的智慧來伸張不殺生的行為及目的。有句名言『十字路口好修行』。

談到磨練,是要如何去突破,其緣境是業力的世界,無相是沒有肯定的在改變,究竟是變好或變壞呢?襌宗是菩薩法,是因、是緣、自然生,有願、有緣,業無所住。

襌宗公案:有一位別道的修行人,心中懷恨惡意,想考倒高僧襌師的智慧,出一則題目,其手中握緊一隻小麻雀,就地請教襌師說:「我手中的小鳥,是活著或是死的」?襌師就起身走到門檻邊,反問別道的修行人說:「我到底是在走出去或在走進來呢」?令別道的修行人,啞口無言。答案在自己的『心』裡,是活?是死?走出去?走進來?一念之間。

第二階段的課程,即由智琛法師主講「襌與現實生活」。於出世間有計較、有執著,若起心動念去化解,又是怎樣?所謂襌即「襌那」之稱,襌那的梵文含義,分為1.棄惡(淨業的方法)2.功德叢林,又稱饒益的功德(五蘊的調理)3.思惟修(五蘊的修行),色想、非非想的境界;4.靜慮,「身、口」是可看得到的,「意」是看不到的。琛師父為了要讓所有的學員,更懂得及理解其所言,五蘊的調理和修行,從其錦囊中,取出一顆鮮紅的蘋果,就實物來分析和說明,更詳實比對;於五根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,五塵: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等之分解,比較其「法、意」的色法,它是一對一的對比,眼對色,耳對聲,鼻對香,舌對味,身對觸,假設眼對聲、對香、對味、對觸等對比的話,那就顛倒乾坤的錯亂。接著琛師父又拿出一束鮮花(白百合及黃菊花)探討、研究、解析其內涵,又從「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」裡,找出襌於現實生活中,發揮其心的淨業、調理、修行,靜慮,又於觀的相應,止的一念,做個精髓的結語。琛師父又問所有的學員,牛車不動,到底要怎麼辦?是要打牛呢或者是打牛車?

 襌宗公案:瓶中養的一隻鵝,長大之後,悠悠自在,要用什麼方法,才能把瓶中的鵝,趕出瓶外,令人費解思惟!到底要用什麼方法,才能把鵝趕出來?縈迴在靜思過慮中,被困在瓶中的「鵝」還是「我」,再換個角色靜思,如果瓶中的空間,又是另外一個娑婆世界,其中的「鵝」、「我」,又是什麼呢?因何喚一聲,鵝出也?明明鵝仍在瓶中,豈非大妄語麼?喚一聲,有應諾者:為何不肯思惟?喚者是瓶中鵝?應者是瓶中鵝?是喚者出?抑或是應者出?無異是自陷自縛!眾生為法而來,怎不知自己的問題?捧著金碗做乞丐,說得好聽一點,傻得可恨,笨得可憐,糊塗得可愛!娑界眾生,不是可恨(貪)、可憐(瞋)、又可愛(癡)嗎!?

第三階段的靜坐,靜坐不是盤著腿在那裡,靜淨的不動,有如不倒翁或木頭人,切忌!應是閉目止於一念,靜慮襌宗公案的思惟修,觀於相應;教授師的提議,靜坐的方法,最初以自己身體承受的狀態,作為出發點,先一分鐘、二分鐘、五分鐘、十分鐘、二十分鐘、以至於更久的時間作為指標,慢慢磨練,慢慢修行,不間斷的磨練,不間斷的修行,才能達到你需要的轉境,不可胡思亂想,有的沒的事,暫時放下心中的事,這就是最好的經驗談,切記!

 在此感謝本願寺所有的法師,延續本願寺的特色(一日襌修),讓所有參與的佛弟子從禁語中靜下心來,全程實修,除了靜態的禪法探討、靜坐禪修,也安排了跑香、過堂、拜懺等活動,令學子獲益良多,精進的行持,在菩薩大道上,學習佛陀的智慧和精神,遵循其規律及護持,廣植福田,皆共成佛道。

  • 千佛山本願寺
  • 電話:07-3720999
  • 地址:高雄市仁武區澄合街89號
  • 地圖
  • 版權所有 © 千佛山全球資訊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