伏馱蜜多尊者
伏馱蜜多尊者
佛陀難提尊者 首頁 > 千佛山傳訊 > 禪宗祖師 > 佛陀難提尊者
返回列表

佛陀難提尊者

佛陀難提尊者,迦摩羅國人也。姓瞿曇氏。頂有肉髻,辯捷無礙;初遇婆須蜜尊者出家受教。既而領徒行化,至提伽國城毗舍羅家,見舍上有白光上騰,謂其徒曰:「此家當有聖人,口無言說,真大乘器,不行四衢,知觸穢耳。」言訖,長者出致禮,問何所須,尊者曰:「我求侍者。」

長者曰:「我有一子,名伏馱蜜多,年已五十,口未曾言,足未曾履。」
尊者曰:「如汝所說,真吾弟子。」

伏馱蜜多見之,遽起禮拜而說偈曰:「父母非我親,誰是最親者,諸佛非我道,誰是最道者。」

尊者以偈答曰:「汝言與心親,父母非可比,汝行與道合,諸佛心即是;外求有相佛,與汝不相似,欲識汝本心,非合亦非離。」
伏馱蜜多聞師妙偈,便行七步。

師曰:「此子昔曾值佛,悲願廣大;慮父母愛情難捨,故不言不履耳。」時長者遂捨令出家。

尊者尋授具戒,復告之曰:「我今以如來正法眼藏付囑於汝,勿令斷絕。」乃說偈曰:
「虛空無內外,心法亦如此;
若了虛空故,是達真如理。」

伏馱蜜多承師付囑以偈讚曰:「我師禪祖中,當得為第八,法化眾無量,悉獲阿羅漢。」爾時尊者佛陀難提即現神變,卻復本座,儼然寂滅,眾興寶塔葬其全身。
即景王十年,丙寅歲也。

虛空無內外 心法亦如此
若了虛空故 是達真如理

不實是何模樣?蕩然無一物麼?非也!何以故?心法無有對,太虛之中怎辨顏色?!

了別之學,於法相的建立,不是直接的對色,止於根塵;應當先行生起對法色,使意從根塵之對色發揮力量,使我意識而能有所分別;也就是轉識成智,肯定法相的作用價值。

但是,靜慮之學,在於五蘊的把握,行深色、受、想發動的因緣現象,捕捉其變化中的因因果果,或者說不同的層次,究竟因緣與因果相互間的內涵;也就是變化的不同,作用的差異。然後,確定行與識所釐訂的結論,分別出可信的功德價值;如是,即為般若是前提,菩提成產物的自性之作。

雖然如此,畢竟虛空與心法之要,發明於「了」的癥結之所在,「如」的玄機之關鍵,道出來是什麼?對曰:
「想行之間,是般若,有菩提。」

如是言說,虛空與心法,了於想與行?非也!想了即行,行不是想;真如之理,不是虛空之相,亦非心法之究竟。何以故?
了知虛空,不離心法;
解得心法,假借虛空。

相輔回互的知解,不過妄念的剎那,隨順緣境,仍然兜在圈子裡;於觀自在,照見歸元的效益,或許有其功德;於禪那的洒脫勝境,仍屬道的迷惑,不曾步入妙明圓覺之地。

因此,向上一著,忌諱染著,必須「打破鏡來相見」,方始入達清淨之「無」而後於突破中現出自性中的究竟之道。也就是:
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!」

大德!騰雲駕霧,過了即了;面對現實,無有不了。你與虛空,如何相處呢?切莫說:
虛空即真如,心法無著處。

給你一個建議:
想行之間,利用時空;
間隔愈大,般若愈深。

試試看!靜慮是至真、至善、至美的咧!

     
婆須蜜尊者
伏馱蜜多尊者
關於千佛山 | 白雲老禪師 | 千佛山家族 | 影音與圖書 | 網路知客室 | 千佛山雜誌 | 千佛山傳訊 | 活動與新訊 | 行事曆 | 網站導覽 | 簡體中文
Designed by CREATOP網頁設計
植福專線:06-595-8106  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