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雜誌
文章搜尋
訂閱電子報
 
千佛山雜誌 首頁 > 千佛山雜誌
回上一頁
夢中佛事‧水月道場 - 八關齋戒心得分享
文:編輯部 / 出處:孺慕之情 /期數:244期 2010年1、2月合刊
適才參與八關齋戒結束,總覺得一切都有龍天護法的保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淨 崴

適才參與八關齋戒結束,總覺得一切都有龍天護法的保祐,原本前些時日天氣並不特別冷,卻也難見豔陽高照,天空就這麼整大片的灰白,讓善巧的工畫師也難以揮灑多層次的雲彩,師父們正憂盼著能有個大太陽的日子,好把之前收起的乾淨棉被及睡袋再曬一次,曬得暖烘烘的,讓參與的戒子及義工菩薩們能蓋得舒服、睡得安眠,這樣一份細膩的思惟,善護著我們這一群戒子及義工菩薩們。果不其然,就在八關齋戒的前兩天,巧妙地烈日高照,讓擾心的曬被子大事,頓時,通通解決了。

為了安住身心,決定於戒期前一晚進住寺裡,但夜裡還是因著頻頻咳嗽而睡不好。隔天報到後,一系列緊湊的課程,每堂課的休息時間也僅十分鐘,師父們的巧心安排是希望我們能把握時間學習,減少散心雜亂,在戒期中能制心一處,十一月二十八日早上的演禮及行止威儀課程,由開堂和尚上智下秉法師講解內容,以及多位引禮師、糾察師在旁對戒子們循循善誘;而八關齋戒正授時,更殊勝的禮請了上智下旭法師為得戒和尚、上智下翔法師為教授和尚、上智下惇法師為羯磨和尚,緊接著就是佛前大供、過堂午齋,不知忙煞了多少法師、義工菩薩們。

午間開小靜,有人登記不倒單、有人想好好養息,但是一點多時在寮房還是有人進進出出上淨房,是自己不好入眠吧!彷彿才剛入睡,突然間被班員叫醒:“上課了”,一看距集合時間僅勝幾分鐘,九位班員已搭好海青排列整齊就等我舉牌入列,好生慚愧,帶著尚未調理好的肉團心迅速搭衣準備上殿。其實,在開小靜時迷糊的睡意正投入了驚恐的夢境,倒不是可怕的魑魅魍魎,而是正與人吵得不可開交,讓我頭昏腦脹的起不了身,甫被喚醒之際,深深的驚恐自己的意惡,聯想起俞淨意遇灶神記,自己必然積存意惡深厚的不清淨思惟,懺悔啊!

止小靜後,由得戒和尚上智下旭法師講戒,課程中提到:八關齋戒法,依其內容而言,計八種戒,一種齋法;關者—關閉,禁閉八事不犯故,戒而不犯(定而不亂,慧而不癡,化解煩惱而顯覺悟),八事助成,清淨齋體故,故由八事齋體共相支持,又名八支齋法,須知齋又名戒,佛所制故,戒亦名齋,齋者齊義,過中不食為齋體,齊三業故,以身齊則無穢惡,口齊則無諸過,心齊則無煩惱,諸漏業因,必須一日一夜秉志虔誠,內以六念淨其志,謂一念佛,慈悲導師、二念法,三世佛母、三念僧,人天福田、四念天,長壽安樂、五念戒,清淨身心、六念施,普濟貧窮,意念常起六念,念念清淨。常念普賢十大願,願常禮佛懺悔幫助身口意之清淨。

此外以八支束其身口,故八支齋法,一、不殺生:細分上品、中品、下品,例如罪業最重者乃殺阿羅漢、出佛身血或殺父殺母,次重者為殺害人天道之眾生,再則是殺害阿修羅、畜牲、餓鬼之眾生,又例如想殺熊結果是樹,雖作眾生想,但非殺害生命;或因狂亂、發瘋之殺害行為,其罪業則會較輕,但是,若因意念萌起殺心,以他心通而造作殺業,或在夢中、或叫唆、或狂亂前、或狂亂後、或意識不清等,所犯的殺業則會各有差別,而殺生的果報易短命而多病,不殺生者能壽命長遠、常無惡夢命終生天……。二、不偷盜:嚴格而言不予不取,如借用亦須告知,而偷盜的行為列舉有:1.有主物,亦分上中下品罪,其中以偷三寶物罪為最重,次為人天物,再則為鬼道畜生物。2.有主想:他人遺棄或遺失之物如錢財等。3.偷盜之心,如圖書管物品或公物等,意起非份之想而佔為己有,並非垃圾堆的丟棄物也非糞掃衣等。4.物品價值超過五錢而依所列舉而區分罪業之輕重。5.舉離本處,未經同意或未告知而讓他人造成遺失或尋找之困擾。常犯偷盜者,生生世世貧窮、共有財產不自在、易有不孝子孫五家共有揮霍殆盡,而不犯偷盜者:得人愛護、人不欺侮、人天贊嘆、處眾無畏、常懷施意、命終生天……。三、不婬:八關齋戒乃斷婬,所謂犯婬欲又細分起婬心和進行完成,婬欲為生死之根本,不犯婬欲者不被配偶所欺、世所贊嘆、得人敬重……。

四、不妄語:妄語中又分對父母、人天、聖賢、鬼神……之罪業的不同,或誤說或口誤或方便妄語皆有其輕重之不同或特別之開緣,而犯妄語者:常受人毀謗、欺騙、講話別人不易相信、常讓人誤解、講話不清不楚、語不明瞭……。而不犯妄語者:言不口誤、不講錯話、說話好聽、能擁美聲、得智慧之人常生愛護,成就佛道為廣長舌法音宣流……。五、不飲酒:有嗜酒、作酒想而無遮止時所造成之惡業,或五百世在蛆、或五百世在穢池、或五百世為昆蟲、或五百世沒有手……。但有開緣,例如為療形枯、為人治病。六、離花香瓔珞香油塗身,七、高廣之床不眠坐、不作倡伎樂或觀聽,八、離非時食,人天吃飯的時間為過午不食,所謂過午不食必須等到翌日明相出現,即曙光可看到掌紋時才可食。因早上是人天食、中午是供佛、下午以後至晚上為鬼神食、畜牲食。八關齋戒法,禁閉八事不犯故,八事助成,八事齋體,八共支持又名八支齋法,凡菩薩戒行者,得受八關齋戒法,每月受持六天,效行出家之修養,唯方便在家之生活任選其六天,得戒和尚一一娓靡的道盡細說,但所記與吸收有限,更待深入而耕耘。

其後開堂和尚上智下秉法師為戒子們講解寺院生活,介紹寺院的組織,有長老寮、頤養園、沙彌園、住持寮:掌理寺院的財務及管理,監院(當家)處理人事調動需求及安排,細分有典座(包含香積、行堂、飯頭、園頭、水頭、柴頭……)和庫頭(又分內庫:寺內需求補充,外庫:依各單位需求而採買)、知客寮:接待信眾、寮元:管理床位棉被……安單之事項、教授寮:為對佛法有深入研習有修養者。接著說明寺院的作息時間從3:50止大靜起至晚上9:00安板的過程,還有師父們每人領有一份職事,若有搖鈴(三長兩短)則為集眾出坡,下午各自任職事或自行用功,有道是“寧動千江水,勿擾道人心”,所以寺院的生活便是以伽藍為安身處,以修養為立命處。

晚上“八關齋戒與菩薩道”的課程,由教授和尚上智下翔法師講解,八關齋戒的戒法略似短期出家,從五戒、十善道、再受持菩薩戒可一路的薰習,而菩薩戒中又以《優婆塞戒經》中的六重戒、二十八輕戒為基礎,而《梵網經》中的十重四十八輕為增上戒,這些都是在家人可以學習的戒法。八關齋戒是學習出家人的生活,進而從持戒、修定、修慧而提昇修養。一般而言,我們認為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是“不好的”,而視為是“垢”,但喜歡“好的”是不是也是自己的分別、執著。齋可解釋為簡單樸素,但吃素不能說是持齋,而八關齋戒是八種戒,一種齋法,正午之後為非食,因為早午兩餐可受供養,而晚上若因身體的因素一定要吃,稱為藥石,為方便法。

戒又稱尸羅、清涼意,因持戒得使身口意清淨,對自己的身口意不造成傷害,對他人的身口意也不造成侵犯,戒也涉及到每個人的法身慧命,由於身口會動是因意念生起的關係,但如果心不動,而身口卻造成傷害,例如:持不殺生戒,卻不小心踏死螞蟻,非故意去做的行為,意念是清淨的。戒為防非止惡、去惡向善,因「三聚淨戒」包括了「攝律儀」、「攝善法」、「攝眾生」。而攝律儀是以「嚴防」為體,嚴格防範錯誤的心念與行動,禁止一切惡事,具足莊嚴威儀。所以,不殺生不只不去做,而「攝善法」「攝眾生」中還要護生、培養慈悲心、利益眾生。又如有人是計畫性的放生,捉的人已先傷害了多少生命,放生時又讓多少生命因不適當的人時地,再次造成了傷害及死亡呢?所以不殺生要如何做到圓滿,值得我們深思!

業的本身非好非壞、非善非惡,是以行為完成的結果來看,所以,戒本身可止惡修善,往善道、天人、羅漢、菩薩而學習成就,進而修定修慧、定是不亂,有亂的機會而不亂,會亂的原因是情識的作用,是執著好壞、分別對錯而不能平靜,該怎麼說、怎麼做才不會造成傷害?甚至是饒益而圓滿,這都要有智慧和修養。

然而善業做到了圓滿仍在業裡,仍然有貪瞋癡,像一般宗教都是勸人為善,但不究竟。“欲”究竟是好還是不好?例如:錢可以造作不好的事,也可發揮其饒益的價值,有業(造作的行為)才有“欲”,而人是帶業來的,人來世間受苦樂的感報,而這一期生命到何處去,亦受此生業的造作和結果的影響,例如:“口”可以傷人,也可以幫助人,但是,妄語、兩舌、惡口、綺語,都是一些會造成傷害、為不正當或沒有意義的言語。佛法是從相對中突破而顯絕對,是能明辨是非而不參與是非,例如:看了一齣戲(或看盡自己人生與人事物之間的舞台)而入了戲,又哭又笑,投入了批評好壞、對錯,便是參與了是非;在因果而言,當前所認為的誰是誰非,於過去又是誰對誰錯呢?

人的習氣與詬病,常常自認為是為對方好,而講出來的話卻造成對方的不歡喜,甚至造成傷害時,卻還要教訓有理唄!(當然,講話者和聽話者各有其個性、思惟等種種差別,這都必須做自我與他我的考量),舉凡是人都喜歡聽好聽的,想提醒對方的缺失時,可以善巧的以自己同樣的經驗為例子,以同理心就不會造成傷害,常有人會認為“直心是道場”,所謂“直心”並非直接講出對方的缺點,像四攝法裡的愛語攝就是以關愛、慈悲的心讓對方能接受,所以出發心是好的,但結果是好?還是壞?存乎過程中值得用心的思惟,因為講話時也須考量內容及語氣,往往嚴肅的人,說重一點的話,較易讓人誤解;而善開玩笑的人,講重話時,別人較不易誤會。故所謂“無諍三昧”當有爭執時,如何不造成傷害,要有定慧的修養,而安忍中要有包容與寬恕,幫助自己和對方離苦得樂,學習菩薩法心如虛空,因為起了分別才會有苦樂,不起分別作用而以“讀”的方式去學習去蒐集資料,去調理、去面對、去改變時,反而會得到更多的饒益。

接著是羯磨和尚上智下惇法師引領大眾懺摩,經中謂:「懺悔得安樂,不懺悔罪益深」,人往往不容易看到自己的缺失,即使知道了卻還要刻意掩飾,如此就沒有改過的機會,受戒前一定要於佛前至誠懺悔,方能獲得清淨戒體。懺摩結束後學員出班,回到寮房就可以靜坐或養息,而參加夜不倒單的戒子便到三寶殿,準備面對自己的挑戰,學習對苦行的體會。

來菩提寺參加八關齋戒這是第二次,兩次都好像很勇敢的參加夜不倒單,但是,其實自己對修行的體會是微乎其微,對止觀也摸不著邊,而色身在車禍時膝蓋也受過小傷,多年前家中大掃除也曾在樓梯間滑落,腰椎尾椎就是會不適當的痠痛些許,但是外在的色身倒也不是多大的問題,而是內心的迷惑顛倒,對人生的苦空無常,對生命的不自由。參加夜不倒單不但只是讓自己ㄍㄧㄥ看看,體會一下看自己會如何?習氣是多麼重、多麼的養尊處優、會有多麼煎熬、會是多麼打盹愛睏……;聽說好好入心靜坐身體應該是會越坐越熱、聽說四大的釋放應該是會有階段的不同…聽說聽說…倒也不是自己所體証。

三寶殿內由言師父和余師父帶領戒子,從暖身、拉筋、調息後,師父觀照著對於止觀不知如何下手的我們,太多的散心雜亂,提出不妨藉由趙州禪師「吃粥了也未?」的公案中去思惟看看,也引導生活中處處都是禪作為體會,意念中卻想起兩首相對應的偈語,「臥輪有伎倆,能斷百思想,對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長」,「惠能沒伎倆,不斷百思想,對境心數起,菩提作麼長」,初學的學子需要有他力的道理方法來調理,卻不能也沒有功力能斷百思想,對於緣境那更不用說,塵勞的干擾,沉重的業習,倒是煩惱日日長,散心雜亂有作麼長。

夜裡色身的調息、思惟的調理都格外地靜不下來也坐不住,老是到外面去毫不成氣候的所謂經行,三寶殿外的樑柱有著許多標語,繞著繞著,也細細思惟,由於去年八關齋戒參加夜不倒單時,下半夜嚴峻的寒冷穿透著八萬四千毛孔,而今年周全的禦寒準備,實在也呈現著一絲毫精進的功力都沒有,既然身上的保暖周全,悻悻然的坐在外面的石椅上,閉目養神,紛擾的城市,有時除了喧囂還是喧囂,而闢闌的山野,有時除了寧靜還是寧靜,而喧囂之中是否能闢開一份心靈的寂靜處?而寧靜的山野是否又夾雜塵勞之中的憂心與煩惱?何者能解脫自在?    

在這學習止於一念的夜裡,我識存在千奇百怪的念頭,而千奇百怪的心念又都有著我識夾雜在其中,百千萬劫的輪迴裡我識卻早已取代了我,而無法如雪消融乎?片片雪花消融在雪堆裡,消失在大地與虛空,所有的因緣過程都不會繼續存在,只有我識與業習繼續重現在每一世,露珠投入了三世因果的生態變化,卻遺忘了大海的家,著墨著是文字的造作?是古人的牙慧?是名相的矯情?還是生澀的經典章句?修行路上下下根器的自己,如果沒有一步一腳印的去體證,一切還盡是瞎說。 

一幕幕塵囂喧嚷,富貴窮通,一場場夢中佛事、水月道場,奔走的是心魔的旅程?覓尋的是外在的靜心莊嚴?而古德要學人奉獻身口意、歷事練心的去印證或體證,有著一定的道理在。「噹~噹~噹~」肅穆的晨鐘把我從紛擾的意念中喚起,在色身的假相,我識的虛幻中,已然止大靜。起身盥漱、早課、禮佛、早齋過堂、整理環境後圓滿結束此次的八關齋戒,容得自己長養了少許的善根,更貪享了自己微薄的福報。

穿鑿附會的學著談談說說,呈現的這麼些表相文字,一看便知都是自我意識的陳述,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,沒有一點點修行的功夫,自曝其短是認為還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,暫且將擔憂毀譽之風放下,些許心得願與眾分享!

     
瀏覽 編輯部 所有文章
瀏覽 孺慕之情 所有文章
瀏覽 244期 2010年1、2月合刊 所有文章
回上一頁
關於千佛山 | 白雲老禪師 | 千佛山家族 | 影音與圖書 | 網路知客室 | 千佛山雜誌 | 千佛山傳訊 | 活動與新訊 | 行事曆 | 網站導覽 | 簡體中文
Designed by CREATOP網頁設計
植福專線:06-595-8106  聯絡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