靜坐出來的病  首頁 > 關於千佛山 > 靜坐止觀 > 靜坐出來的病
靜坐出來的病

——如何治療它——

一、 病因

靜坐、一般人誤解成「坐禪」,其實,「禪」是「坐」不出來的; 因為,禪那是靜慮,是運用思想,發揮智慧的一種修行佛法的方法; 可見,坐只是一種姿式,沒有可信的內涵,是坐不出什麼「道」來的。 這裡,不談禪的理論,但說「靜坐」出來的「病」,是怎樣形成的;也就是說,為什麼靜坐會出毛病。

近二十年來,老衲在教界的生涯中,除了常住和個人的事務之外,為「靜坐者」處理「毛病」的時間,的確耗費了不少的工夫;於此二十年的過程中,因靜坐而發生的毛病,所得的資料可以歸納如下的幾點:

1.加高坐墊,坐起來很舒服,兩膝壓力可以滅少;但是,可知刻意的放鬆,反而改變了身體的自然性,造成某些部份輕鬆,某些部份緊張,以至失去身體的平衡性;畢竟結跏趺坐,只是一種方法,兩膝雖然難免酸麻,甚至酸病,但是,一天二十四小時中,結跏趺坐的時刻總歸是有限的,何況「禪」不強調於「坐」的功夫!

2.刻意強調,腰要直,胸要挺,肩要平,頭要正;好像以「坐」的方式作「立正」的基本教練,使得全身投入「作戰式」的緊張,多不自在,怎麼會不出毛病呢!

3.開三分目,避免昏沉與妄想;真不知「打坐」修禪定,所為何來?開目三分,真能避免一些什麼?可曾想到,睜開三分眼,視野在何處?如果是專注一點,看久了,眼精不會疲勞嗎?可別誤解,那就是「制心一處」,應該知道,制心一處,是制身、口、意三者於「止於一念」時的那一念之處,是頗具內涵的。

4.如頂上顎,照顧呼吸,好像有人把嘴閉上,舌頭會在嘴裡打轉,如果不抵頂住,舌頭放在嘴裡會妨礙了修禪似的;尤其是照顧呼吸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佛門中的天台教觀有「數息」之法,是行者修止觀時,念起妄亂,數數氣息,凝神諦觀,很可能於數息中,不僅止妄止亂,更有息與不息,關係生死的殊勝發明,展現於「心心數法」之時!

5.行諸觀法,或不淨,或候骨,硬把活人的精神領域,設限於「死人」的現象之中,搞的滿是「臭污」和「恐怖」,甚至厭倦有限的幾十年,難怪有人要說佛教是消極的!殊不知觀不淨,觀白骨,天台教人,是以「貪欲、執著」過甚者為對象,並非人人共修或必修的法門。

6.守丹田,觀眉心,養「精、氣、神」;真是「引狼入室」,殘害三寶弟子;老衲在禪林中經行了六十多年,從不知有這些方法可修可行;如果說,人的世界裡一定有的話,但能肯定於「道教」或中國功夫的範疇之內,於佛法中評之為外道。

7.流淚是道的表徵,好像「道」就是要痛哭流涕,悲愴不已;可曾想到,娑婆苦界,業力之所至,學行佛法,在離苦得樂,求得平安、吉祥、如意、自在,法喜充滿;你說,道的表徵,究竟是什麼?

8.金光出竅,靈動先知,說是與道相應的修養證明;好像「金光」就是「佛光」、「靈動」就是「神通」;殊不知佛以圓智圓慧之光,普利三界眾生,入於無上等覺的修養;佛說神通變化,闡揚善巧方便之妙,而能化迷情而為覺道的極至諦義。

9.周身抖重,氣儘洶湧,說是打通了任督二脈,是奇筋八脈經過「坐禪」之後,從色身而提昇為法身的修行證明;唉!誠可憐愍者,肯定的說,如此現象,不是佛法,更不是「道」的證明;因為,佛法中說道,是以「八正道」而為修養之道。

如是種種,上述不過略舉大端,可謂都是外道,或自我意識,是習禪者徒增的阻障,無謂的煩惱,也就是老衲所名之為的毛病。

二、 治療

1. 不可加高臀部的坐墊,亦不可使用像沙發般的軟墊;可以利用地毯,蹋蹋米,或毛毯。

2. 全身要有彈性,也就是要放鬆,丹田千萬不可使力,尤其是上提。

3. 兩目簾垂,成關閉狀,以免眼疲神勞,分散意識,造成心念不能入於寂靜。

4. 舌的部位,應輕合嘴唇,舌頭順其自然,不可抵頂用力;呼吸無須刻意照顧,以不以為意而行正常呼吸。

5. 靜坐就是靜靜的坐在那裡,身靜,語靜,意靜,不可以藉觀法而為靜坐的行為;但是,行觀法可以藉靜坐的功夫為依皈。

6. 靜,並具「淨」的要求,不可引外道而行靜塑,或是「定」的修養。

7. 坐時流淚,或遺洩,通常病在射幅腺,以腦的間隔頻率失調;產生多量的生理反應,如淚分泌,激情素等;但增多口水,在初期是正常現象,不久,應該恢復正常,但存濕潤而已。

8. 金光靈動,全是幻象,往往發生於精神疲勞,心理壓力等重負;賀銍生起眼的幻覺,意的浮游,就像是患貧血或高血壓現象,在某些較久持的行為忽然改變姿態,所產生的幻化現象,是完全的病態,千萬注意。

9. 身體抖動,氣血洶湧,是「忍痛」久坐,氣脈和血液被壓制過份,引起衝撞之象,而使肢體發動不自主的反應;更有長坐不起,加以過份「冷、暖」的磨練,其反應更加強烈;如乩童,神棍,賀及卯度等或少數民族的「神」附行為,除了藉「坐」的行為之外,更有藉顫抖動作,加速「失念、忘我、昏沉」等我意識的亡失,甚至造成中陰身附入,而發生許多怪異偏邪的行為。

三、 建議

如果知道了病因,加以治療而不能恢復正常的話,老衲有如下的建議:

1. 心理與精神的,請放棄「坐禪」,只少暫時放棄;把時間安排在「知解」上,或聽或看教中經論;務期轉移「痼」的方向,投入」理」的認知,而後使得「事、理」圓融,行於佛陀的正道。

2. 生理上的,請立刻停止「坐禪」,恢復往昔最為平常的行、住、坐、臥,找禪師糾正錯誤,改變坐法,找出「病源」;同時,到中西藥坊,購買七瓶左右的傷藥,如行血散、運功散、武功散、七厘散等,照規定加三分之一,用熱開水沖服,一日三次,飯後服用;最好是午睡前,晚上睡前,效果更加。

3. 如果氣血遲滯或酸脹,表示氣脈受傷成病,可以泡熱水澡,每半月做一次;但必須注意,浸泡之時,水溫在五十度左右,慢慢浸入,全身淹沒水中,但露頭部;直到額頭汗如雨下,立刻離水,坐在浴缸邊,兩腳仍然浸在熱水裡,任汗珠湧出;待汗流減少,繼續浸泡,周而復始,二至三次,然後拭乾,穿上睡衣,切忌受風吹寒襲,即刻上床休息,好好的睡一覺。(如果體弱,心力不支,坐浴缸邊會昏跌,可利用椅凳,坐在缸外,但兩腳不可離開缸中熱水的浸泡,切記。)

4. 喝熱薑糖水,愈辣愈好,每隔三天,於午後喝一次,一次約一飯碗;最少要喝七次,最多不得超過十七次;喝完,睡一覺。

5. 凡患禪病者,忌冷水浴,待身體恢復健康後,則無禁忘;同時,可以「四物湯」調理病後的恢復工作。

四、 結言

總之,坐禪非道;靜坐歸靜坐,止觀歸止觀,參禪歸參禪,不可混為「禪」的一體;尤其是好「禪」的同道,習禪,當求教或依止有實際經驗的禪師。

當前教界,外道充斥,假知識,惡知識,多於過鯽,有的自創自制,自封金剛上師;有的,學日學泰,說是無上心法;更有,把一些少數民族的神秘色彩,原封不動的搬佛門,甚至有意無意的否定了佛陀教法;大概是佛法甚深微妙,自己根機不夠,加之偏於近似幻稚的易行道,纔會「積」零星的「個體」,像各式各樣的污源,以個個和點點滲透的方式,把純正而清淨而莊嚴的「中國佛教」,搞得烏煙瘴氣;尤其,部份愚癡之士,親近外道,修習外道,竟然自己甘願慶喜還不夠,進而打鑼敲鼓,搖旗吶喊著助威。儼然: 「此時盡是魔燄高張,殘害可憐眾生的時刻!」

同道們!睜開您雪亮的眼精,莫為外道而毀損了您的正信,傷害了您的一份虔誠向道之心;如果,您之所以學修佛法,為的是求得解脫,入達涅槃,那末,必須以佛陀的教法,於經、律、論中所載,方能成就無上正等正覺;因此,老衲再次提出忠告,千萬不要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和生命,那只是短短的幾十年咧!

 

關於千佛山 | 白雲老禪師 | 千佛山家族 | 影音與圖書 | 網路知客室 | 千佛山雜誌 | 千佛山傳訊 | 活動與新訊 | 行事曆 | 網站導覽 | 簡體中文
Designed by CREATOP網頁設計
植福專線:06-595-8106  聯絡我們